警营文化当前位置:南宫市公安局 > 警营文化 >

学者:美谋划“亚洲版北约”是危险举措

时间:2020-09-19 18:13 来源: 作者:南宫市公安局

在美国副国务卿比根上月底称美方有意在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基础上组建“亚洲版北约”后,这个概念再度引发广泛关注。虽然日本新首相菅义伟已表示反对这一构想,但因华盛顿是在高烈度打压中国的同时重点评论“亚洲版北约”,这一政策动向仍需中国高度重视。

建“小北约”是美国长期战略构想

北约是二战后美国在欧洲地区防止苏联地缘战略扩张、进行美苏冷战对峙最重要的外交和战略工具。美方企图建立“亚洲版北约”,将现有亚太双边军事同盟扩展到多边,形成围着美国指挥棒转的地区性军事多边组织,其实已经历了近20年讨论和谋划。2017年特朗普政府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时,建立“亚洲版北约”也被列为核心目标之一。

二战后亚洲之所以始终没形成“小北约”,一是因为这里并非冷战对峙的核心地区,同美国长期将安全战略重心放在欧洲相比,亚洲没出现过类似苏联级别的所谓“威胁性力量”。美国的军事力量优势和双边军事同盟已能使其按照自身利益介入亚洲安全议题。二是亚洲各国和次区域的安全态势多元化,美国难以协调相关国家像北约那样,基于反苏和反共等安全利益诉求,建立以应对共同威胁为目标的多国军事同盟体系。1954年美国曾拼凑出“东南亚条约组织”,将英、法、澳、新与泰国、菲律宾、巴基斯坦等国拉在一起。但该组织成员不愿支持美国发动越战,1977年就散了。

20年前美国开始重新讨论“亚洲版北约”建设,是因为它意识到在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有一个强大的地区性军事组织按照美国意志遏制中国和维持美国霸权,将最大限度符合美国战略利益。“亚洲版北约”究竟如何规划,美国政策界也曾莫衷一是,并出现过两种思考路径:一是将亚洲的美国盟友吸纳进北约,将北约的同盟义务扩大到亚洲。二是与亚洲的美国双边军事同盟国家和新发展的安全伙伴国家一起,建立和北约平行的亚洲多边军事同盟。

需对“亚洲版北约”保持警觉

但近20年来,美国心目中的“亚洲版北约”一直无法获得实质性进展。一是因为中国坚持和平发展,亚太地区经济融合进一步紧密,保持地区稳定、和平与繁荣还是几乎所有区域内国家的共同利益。二是绝大多数地区内国家不愿在中美竞争中选边站,而跟着美国组建以地区性多边军事同盟为基础的安全组织,就等同于在中美之间自动选边了。

不过,新冠疫情全球暴发以来,美国政府疯狂的对华打压和亚洲地缘政治格局新的复杂态势,有可能使“亚洲版北约”复活。对于美国及其部分西方盟友和安全伙伴的蠢蠢欲动,我们需要保持高度警觉。

首先,美国战略精英清楚,要建“亚洲版北约”,需要地区内相关国家认同美国从霸权护持角度对中国的排斥性和抹黑性定义。一个时期以来,无论美国务卿蓬佩奥、防长埃斯珀还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特朗普政府主要官员“妖魔化”中国无所不用其极。而且美国政府机器的反华声浪已不单是政治上“批评中国”,而是演变成战略上全面重新“定义中国”。

其次,日本、印度等美国建立“亚洲版北约”依靠的主要国家,因为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或与中国领土争端等问题,对于“四国安全对话机制”扩容以及军事安全合作升级,正表现出热情。

“四国安全对话机制”最早源自2007年日本首相安倍提议的建立美日印澳“菱形合作”。随着今年上半年中印边境冲突加剧和日本抗议中国海警船进入钓鱼岛水域的嗓门上升,日印强化与美国针对中国的区域安全机制建设意愿增强。美印已经签署多项防务合作协议,并在中印边境冲突中保持军事情报信息直接交流。日印关系又是两国一直挂在嘴边的特殊关系。在疫情冲击下的亚洲地缘战略局势中,美日印澳的安全合作呈现前所未有的强化态势。

第三,特朗普政府试图推动产业链和价值链“去中国化”从中美关系扩大到更大范围。美国很清楚,只要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在市场和供应链方面的相互依赖和高度合作始终存在,只要印度、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无法在经济上降低对中国的依赖,“亚洲版北约”就无法最终成形。

今年以来,美国已公然施压亚洲盟友和安全伙伴,要求将中国的投资公司列入黑名单,要求它们大规模回撤在华投资。美国这些动作已远远超越了将经贸关系“安全化”的做法,旨在实质性地启动区域经济的“去中国化”进程,为建立以美国为中心的多边同盟体系服务。而印度出于市场规模和生产能力未来能够取代中国的期待,也在试图利用印美战略合作和中印边境冲突吸引美日投资和打击中国在印商业影响力。自6月中旬两国边境冲突再起,印度已禁用数百款中国App,加大限制中国对印投资,禁止中国企业参与印度基础设施建设等等。日印澳三国甚至召开讨论产业链和供应链降低对华依赖的三边会议。某些国家想要实现区域产业链“去中国化”,将是建立“亚洲版北约”的恶兆。

建立“亚洲版北约”的图谋严重破坏亚洲的经济合作与繁荣,并将带来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版图新的分裂。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反华鹰派嘴上说着“民主国家联合”“用实力换和平”,实际上是为让美国式“新冷战”降临亚洲、维护美国霸权利益而采取的危险举措。新冠疫情导致一些国家内部政治动荡,有可能使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主导外交选择。对此,亚洲国家和人民都需保持战略清醒和高度警惕。保持整个区域战略格局继续沿着相互依赖、合作开放、平等共赢的方向前进,才是为各国长远发展营造有利战略环境的根本保障。(作者朱锋,南京大学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上一篇:解放军在台海军事活动与美副国务卿访台有关?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南宫市公安局 冀icp备10013277号-2
Copyright © 2001-2020 All